2022年3月7日 作者 Demo4 关闭

马春贵:500万盆奥运花卉订单 把花种进奥运馆_1

提到马春贵的名字,延庆县海斯镇十里坝乡的村民都会竖起大拇指。 前阵子,马劳接下500万盆奥运鲜花的订单,种在奥运场馆的消息,在海子口村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村民们没想到,在深山村里整天照料花草的花农们,也能参与到北京奥运会中来。 昨天(6日)上午,记者在海子口村附近的花卉基地看到了忙着和工人们一起盆栽花苗的奥运“花王”。 黝黑的皮肤,布满血丝的眼睛和一双沾满泥炭土的手让人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之处。 众所周知,北京奥运会使用了大量的鲜花,这让很多花卉企业和花农垂涎欲滴。 但是真正有勇气接订单供应奥运鲜花的普通花农,特别是敢接奥运场馆装修鲜花的,也就那么几个。 “业内人士都知道,种植奥运花卉虽然能赚钱,但标准高,而且对株高、冠幅、枝条和花期都有要求。一项不达标就可能赔钱,比较空姐严格。 ”马春贵笑吟吟地解释道,“有些人因为技术不足不敢回答,但我在守护老一辈人的这一独特优势。你怕什么? ”蹲在路边的树荫下,马劳跟记者聊起自己种植奥运花卉的秘密“法宝”。 “这第一个法宝就是我们四海的良好气候和生态环境。 马劳告诉记者,四海昼夜温差大,年降水量约600毫米,土壤微酸性至中性,特别适合花卉生长。 “第二个法宝是强大的技术支撑——海淀组织培养室。 ”马劳说,1996年春天,他冒着四处奔波的风险,花了5000元钱,开始从事花卉种植,当年净赚3万多元。 然而,随着花卉市场的扩大,马劳也意识到仅靠低端的草花品种很难站稳脚跟。 2000年,通过朋友的介绍,他认识了海淀组培室的技术人员,养花之路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还是科技的力量!”说起海淀组织培养室,马劳是真的服气。 “过去,养花都是从地上随便挖花盆、灌花盆。我不知道用树叶和有机肥做基质。5元一袋的枯叶比蔬菜还贵。 “他拿起一盆新安装的花苗,给记者看。”这朵花吃了‘营养套餐’,和以前不一样了。生长迅速的苗壮开花时间要长几倍。原来最低7分钱一盆的草花,现在至少卖到1.5元。 “后来海淀组培室开发的新品种、新技术,都是先在马春贵的花卉基地试验。 正是有了这些技术支持和品种资源,马春贵吸引了大量的奥运花卉订单。 五角菊、彩色马蹄莲、大花朱顶红等。此次入选奥运花卉的,是海淀组织培养室提供的独家秘密“武器”。 如今,马春贵的花卉基地已经从当初的2亩扩大到200多亩,种植了100多个品种。 特别是收到奥运场馆鲜花100多万盆,路边道路美化鲜花400万盆,将为老马带来200万元。 目前,他雇佣的村民数量翻了一番,他已经收拾好背包,准备进驻基地,日夜照顾这些在奥运期间装扮首都的小花苗。 马劳表示,进入5月后,奥运花卉种植基地将更加繁忙。 海棠、凤仙花怕太阳,要给它们一个“凉棚”;开始使用微喷设备为花卉提供适量的“山泉水”;为奥运花卉播种指定有机肥,为奥运花卉“吃一个小火炉”…任何人都不能马虎,否则会影响奥运鲜花的质量。 马劳说:“我们的农民很荣幸收到奥运鲜花的订单。也认为我们的花农通过培育这些花卉,并在7月15日之前如期交付给供应商,为北京奥运会做出了贡献。” ”